北京塌方山体爆破排险 轰下2000立方悬石(组图)


聚丙烯酰胺生产车间


印染业污水聚丙烯酰胺实验效果

  

施工人员在山下查看爆破情况。
 

  昨天下午,密云县硫辛路大塌方现场爆破开始进行。此次爆破共使用了480公斤炸药,轰下2000立方悬石。根据抢险方案,在爆破排除山体悬石的威胁后,工作人员将进行地面抢险。此处恢复交通还需一个月时间。

  8月15日凌晨,密云县黑龙潭风景区以北硫辛路上发生塌方,这是本市近三年以来最严重的单处山体塌方事件。大塌方发生后,由黑龙潭往北前往怀柔的通道被阻断,密云县石城镇3500多村民出行受阻。

  爆破推迟1小时

  昨天下午4时40分,北京汉威爆破公司的安全员田墨玉和几个同事一起,开着车从硫辛路大塌方的现场撤到了距此700米的地方,这里是此次爆破的2号警戒点。

  密云塌方的首次爆破设置了5个警戒点,1号点在爆破的山头,2号点和3号点分别在塌方处南、北约700米的位置,4号点和5号点则在硫辛路下方河滩的一条小路的南北两端,每个警戒点配有三四名警察和两三名爆破公司的工作人员。

  设置好警戒点之后,一名爆破公司的工人就站在了警戒点的入口,手里拿着一面红旗,向到此的车辆频频摇着旗子。此时,警戒点的区域内已经禁止任何人通行,以防止有人在爆破时候受伤。

  2号警戒点的负责人田墨玉在找好观测位置后,提醒警戒点外的人员:“爆破时也说不好石头能发多远,万一有石头飞过来,千万别跑,看准石头的方向,往旁边跨一步就躲开了。”

  5时左右,最后一批工作人员从现场撤离到2号警戒点。

  此时距离原定的爆破时间(下午4时)已经推迟了1小时。“装药太困难了。”田墨玉说。

  据田墨玉介绍,此次爆破的7个爆破点均设在110米高的石缝里。其中3个爆破点很难安装,因为有些悬石的坡度特别陡,工人无法落脚打眼,只能将炸药塞到石头的缝隙里。3名装炸药的工人都悬在半空中,一人装药、两人送药。他们要在每个爆破点里塞进4箱炸药,每箱炸药重为24公斤。

  “以前还没有碰到这样的情况。”田墨玉说。

  轰下2000立方悬石

  “各警戒点请注意,准备就绪请回答。”5时10分,田墨玉的对讲机里传来现场总指挥田墨林的指令。

  “2号警戒点准备就绪。”田墨玉拿起对讲机回答道。紧接着,对讲机里传来其他警戒点准备就绪的消息,只有5号警戒点没有回答。

  田墨玉赶紧用手机联络5号点的负责人,很快确认已准备就绪,现场的气氛开始有些紧张。

  10分钟后,田墨玉的对讲机里再次传来指令:“最后一次确认,各警戒点请回答。”

  “1号警戒点准备完毕。”……“5号警戒点准备完毕。”

  “现在开始充电。”现场总指挥田墨林的指令再次传来。

  十几秒钟之后,他说:“现在开始倒计时,5、4、3、2、1,爆破。”

  听到指令后,山顶的工人赶紧摁下了起爆器。瞬间,塌方处黄色的山体中间冒起了数十米的黄烟,像一团蘑菇云。

  两三秒钟后,3声巨响几乎同时传出。这时,只见一块巨大的石头随着许多大小不一的石块塌落下来,在河滩上又掀起一团黄色的“蘑菇云”。整个过程只有十几秒时间。

  下午5时30分,坐镇现场的密云县县长王孝东带着相关人员进入爆破地点查看。

  记者看到,爆破产生的碎石堆起一个三四米的“墙”,完全堵住了硫辛路第一次塌方的路段。爆破后的最大一块孤石已经滚到硫辛路下方数十米的河滩上,体积在200立方米以上,它的旁边还躺着十几块差不多大小的孤石,这些孤石是8月15日凌晨塌方时落下来的。

  汉威爆破公司的技术经理陈绪富说,此次爆破非常成功,480公斤的炸药估计炸下来超过2000立方米的悬石。

  准备工作耗时6天

  昨天下午6时左右,陈绪富和汉威爆破公司的其他人员一起离开了爆破现场,至此,他们在爆破现场已经呆了超过12小时。

  陈绪富说,昨天清晨5时左右,他和20多名爆破工人、地质专家就起床了。吃完早餐后,他们直接开车来到了硫辛路大塌方的现场。6点不到,他们就开工了,15名爆破工人每人扛着一箱重为24公斤的炸药。他们和10名现场指挥、地质专家一起跨过硫辛路塌方的120米区域,从塌方处北侧的一条小路上山,爬到山的脊梁后再慢行到爆破点。

  大约两个半小时以后,25人的工作组到达目的地塌方处的顶峰。5名爆破工人返回地面搬运剩下的5箱炸药,其余的工作人员开始安装炸药。到11时左右,全部20箱炸药都被运到爆破点,爆破工人开始紧张的安装。

  陈绪富介绍,工人们要现在爆破点下方安装一个雷管,雷管上方安装炸药,雷管有一根很长的导线接出来,所有爆破点的导线都会接到一根总线上,总线长约500米,总线的另一端接着一个起爆器,只要摁下起爆器就引爆炸药了。

  “安装费劲就不用说了,我们探那条路就花了3天。”陈绪富说,8月17日,他们公司的工作人员就已经进场,由于塌方处附近悬石很多,偶尔还会下落,他们需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探出一条安全的路,以便上去进行勘察、作业。此后的3天,他们几经周折终于发现塌方处北侧的地方比较安全,他们于是砍掉一些杂草等开出了一条小路。

  陈绪富介绍,8月20日以后,他们就开始清理爆破点石缝里的障碍物,以使炸药包可以放进去,这个工作花去了大约6天的时间,一直到8月27日,所有的前期准备工作才做完。

  通车预计还需一个月

  “今晚,我们无法清理山上的碎石,明天还要观察一天,预计从后天开始清理第一次爆破区域内的悬石。”陈绪富说,地质专家届时也会参与勘察,预计还有一次爆破以清除山体上的悬石。山体上的危险排除以后,此次硫辛路排险工作结束,并将开始路面的抢险。

  “路面抢险也要进行爆破。”陈绪富说,8月15日凌晨塌方的量很大,有些孤石一个就有上百立方米,用机械推车清理根本无法完成,类似体积大的孤石都得进行爆破。等所有的爆破工作完成以后,北京路桥瑞通养护中心的工作人员就开始清理路面的落石。“只要爆破完成,路面清理的速度就快了,但何时能够全部清完现在没法说。”

  陈绪富还透露,在路面清理进行的同时,密云县的有关部门还将对塌方处两边约1公里范围内的山体进行排险,以防止出现落石等。

  记者还了解到,密云县成立的塌方抢险指挥部此前召开会议提出目标,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,塌方抢险力争在第一次爆破后一个月内完成,以尽早恢复交通。

  ■新闻背景

  8月15日凌晨发生在密云县黑龙潭风景区以北硫辛路上的塌方,是本市近三年以来最严重的单处山体塌方事件,初步估计,塌方量在15000立方米以上。

  硫辛路是怀柔和密云的重要联络线,塌方发生后,由黑龙潭往北前往怀柔的通道被阻断,密云县石城镇3500多村民出行受阻,目前村民的生活物资由当地政府通过怀柔运到石城镇。

  塌方后,由于塌方处花岗岩过于破碎且裂缝较大,地面抢险受到威胁,经地质专家勘察后,8月19日,塌方抢险方案最后敲定———先排除山体悬石的威胁,再进行地面抢险。



搜狗(www.sogou.com)搜索:“山体 爆破”,共找到6,955 个相关网页.

版权所有 瑞兹科技(北京)股份有限公司
京ICP备17063459号

京公网安备 京ICP备17063459号